财富人物

徐志雄:从背负千万元债务到台湾水草养殖批发大王

  一池池的鱼塘,曾经承载着父亲的鳗鱼梦。鱼塘荒废,他改种水草,水草恢复鱼塘生机,他成为台湾最大水草王。
  
  养鳗受挫背债千万
  
  穿着雨鞋、笑起来有着庄稼汉腼腆的台湾人徐志雄,是宜兰员山乡胜洋水草的负责人。传统农家眼中的杂草,他却视若珍宝,种在废弃鱼塘里。这些看似不起眼的杂草,不但成就了他的事业,也找回家族重生的力量。

  20多年前,徐志雄的父亲和友人合伙在宜兰员山乡养鳗鱼。这里是涌泉水,可以利用地势落差抽水,不必用马达,而且鳗鱼价格好,一公斤卖二三百元(新台钱,下同)。徐志雄记得小时候,家里常有日本人拎着皮箱,里面装现金,要跟他们买鱼。那是一段辉煌的岁月,鳗鱼生意好,全家都开心。

  然而时移事易,鳗鱼外销开始受挫,养鳗的风光不再,宜兰养鳗人纷纷改行。在同行里面,徐志雄的父亲是最后一个把养殖场收起来的,却也因此背负千万元债务。
  
  兄弟贷款试种水草
  
  在鳗鱼不好卖的时候,徐父改养过热带鱼、香鱼、泰国虾,大闸蟹……只要想得到的,几乎都养过,但一样都没有成功。鱼塘荒废,为了偿债养家,徐志雄退伍后,曾在铁工厂上班,还兼职做司机。

  这时,一位在水族贸易公司上班的朋友建议他,台湾水族馆的水草多从海外引进,宜兰水质好,不如养水草。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,1992年,徐志雄和弟弟申请贷款300万元,投入水草生产设备,用废弃鱼塘栽种水草。

  在宜兰乡下,水草是田里随处可见的杂草,对农家来说,一点用也没有,还要花时间拔除。所以徐志雄兄弟二人决定要种,亲戚朋友都笑他们“头壳坏掉”。种植水草,徐志雄和弟弟都是门外汉。当时台湾介绍水草的书籍很少,徐志雄英文不佳,只能强迫自己去看原文书,幸好里面有很多图片!

  徐志雄种水草渐入佳境:“水草会让人着迷的。刚开始,我和我弟弟只要一听说哪里有台湾原生种的水草,摩托车骑了就去,也不管有没有危险。像台湾稀有水生植物大叶田香,宜兰的田边就有,以前农家多拿来驱蚊,其实可以入菜;水紫苏也是一样,还有学者送我们阳明山梦幻湖特有种的台湾水韭。在这里也移植成功。”
  
  造景批发 拓展通路
  
  兄弟二人埋头种水草,却忘了水草要卖到哪里。想及当时的难处,徐志雄忍不住叹气:“为了推销水草,经常跟盘商低声下气,有时整车水草载去,人家不要,回来一看都烂掉了,心当然很痛呀,这些都是我们辛辛苦苦种的!”

  一次机缘,徐志雄碰到当时的宜兰县文化中心负责人。他本来想送给宜兰县文化中心一个水族箱,但对方知道他家的经济不好,认为送的不妥,干脆跟他订3个。水族箱放在大厅,很多来文化中心的民众看了反应很好,纷纷洽询,生意就这样上门。

  为了拓展水草通路,徐志雄开水族店,徐辉雄负责后端的水草栽种,但后来徐志雄发现,水族店一个月40万元收入//了解更多请到创业第一步网,虽然好赚,但一间店的通路有限,应该拓展全台大型水族箱通路。所以他把水族店收了,开发全台通路:“开了水族店,认识很多盘商,我还去学水草造景,教盘商和水族店老板如何利用水草造景,水草批发生意才慢慢做起来。”
  
  转型观光 增加品项
  
  水草虽赚然到第一桶金,但做水草批发,像水蕴草、金鱼藻等销量大,单价压得低,一株批发价10元,一盘200株也只有2000元。徐志雄于是改种高经济价值的水草,像大榕、小榕、绿藻球等,价格是一般的好几倍。但尽管如此,一个月收入也才三四十万元,于是打算转型为休闲观光农场。

  过去以水草批发为主的“胜洋”,2002年转型为休闲观光,水草栽种品项也需改变。最早只有二三十种水草,都以沉水性为主。后来水草品项陆续增到400多种,加上休闲观赏用的是挺水性,像睡莲等。

  徐志雄的太太和妹妹开发水草入菜:“因为常常有人参观,到了吃饭时间出去,就不想回来了,所以我们盖餐厅。其实很多常吃的菜,像莲藕就是水草,只是很多人不知道而已,我们再开发水草做成的生态瓶DIY等课程,就是希望客人能多停留一些。”
  
  设生态馆 规划导览
  
  这期间,徐志雄参加辅导休闲观光农业课程,参与漂鸟培训计划,发现很多民众对水草一知半解,于是他成立水草生态馆,里面放大型水族箱,介绍水草特性。很多人来到这里发现,原来摇曳生姿的水草,是如此美丽!

  从水草批发到休闲观光,“胜洋”每月营收逐步攀升破百万元,2009年投资1300万元重新打造水草餐厅,并与旅行社配合,规划2-3个小时的DIY及导览行程,徐志雄说:“目前休闲已占67-70%营收,水草批发只有30-40%,这证明走观光休闲的路是对的!”

  手机上看财富故事(扫一下吧)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