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富人物

王怡晨:人工种植蛹虫草赚钱千万

  王怡晨是安徽黄山市人,2004年从南开大学毕业后,她成了一家合资企业的白领。

  2005年底,王怡晨的父亲养殖珍珠赔了钱。看着父亲整日长吁短叹,王怡展查阅相关的养殖书籍,想帮父亲脱困。她意外发现了“北冬虫夏草”的种植技术资料。“北冬虫夏草”又名蛹、,是虫、菌结合的药用真菌。1958年在我国吉林省首次被发现,经过鉴定,蛹虫草所含药用成分和多种药效,均可与冬虫夏草相媲美。特别是其活性成分虫草酸和虫草素的含量,甚至高过了冬虫夏草,是传统冬虫夏草的最理想替用品。冬虫夏草是无法人工培育的,而蛹虫草已有专家研究出相关培植技术,但成活率很低……她认定这个项目前景广阔。她决定带父亲一起在家乡“炮制”蛹虫草。

  王怡晨拿出自己的全部积蓄,买了600个罐头瓶和一些营养素,开始试培植蛹虫草。父亲一向对女儿的才智有些小崇拜,就帮女儿打起了下手。

  根据资料,王怡晨尝试着模拟蛹虫草的天然生成环境,用大米、蛹虫、黄豆粉、葡萄糖和蛋白质等原料调配出菌种,然后放进罐头瓶里密封好,等待蛹虫草的生成。

  王怡晨常常满怀期待地去看看自己的“魔法瓶”里有没有长出菌丝,但总是失望,正如资料介绍一样——成活率很低。很快,她的积蓄就被折腾光了。为了继续培植蛹虫草,王怡晨向两位同学共借了5万元钱。

  王怡展把每一次实验的配方比例、操作流程、心得体会和结果等都记在本子上,密密麻麻地记满了一摞笔记本。她发现越来越多的密封瓶长出了金黄色的虫草,到了第三个年头,她终于发现有一半的罐头瓶里长出了金黄色的虫草!尽管只有50%的成活率,但这样的结果已经令王怡晨激动得失声痛哭。

  为了规模化生产人工蛹虫草,王怡晨又迫不及待地向亲友筹借了一笔钱。2008年6月,她在黄山市西郊租下大厂房,将培育规模扩充到了3万瓶。

  第一次规模化生产,从配置菌种、消毒到植入,每一个环节,王怡晨都亲自动手。一切就绪,她开始满怀信心地等待。可是20天后,她却吃惊地发现,这3万瓶蛹虫草的成活率还不到10%!试验能够获得50%的成活率,这次怎么只有10%了呢?王怡晨查找出原因:实验室里的小规模培育,跟车间大规模生产操作的技术流程、环境温度等都有差异,导致了菌种发生变异。租厂房,买设备,雇工人,这次大跃进让她在一个月的时间里“烧”掉了10多万元钱。

  为了尽可能挽回损失,王怡晨在药材交易网上发布了供货信息。不久,她就接到一个广东老板的电话。令王怡晨喜出望外的是,对方最终以每公斤1000元的价格,把她手中的蛹虫草全部买走。王怡晨共回收了5万多元钱。她想:这次失败的培育,成活率仅有10%,却还收回了一半成本,也就是说只要有20%的成活率就能保本了。

  王怡晨又充满信心继续培植蛹虫草。吸取上次盲目扩张的教训,她把培植数量控制为2000瓶。经过几批次的培植后,她的配方和技术日臻成熟,成活率也稳步上升,最后80%的密封瓶里都长出了蛹虫草。出人意料的是,王怡晨没有再进行大规模培植蛹虫草,而是转试培起液体菌种。原因是前者投入大,产量低,周期长。而液体菌种周期短,产量高,还能节省很多人工成本。由于王怡晨已经完全掌握了蛹虫草的人工培育方法,从固体到液体菌种的技术转换难关,她只用短短一个多月就突破了。

  2009年5月,王怡晨按照自己探索出的最佳的液体菌种配方,大规模培植蛹虫草,成活率高达85%!一种苦尽甘来的感觉席卷心田,王怡展意识到自己真正成功了。

  很快,王怡晨的蛹虫草以1500元/公斤的价格销售完。客户们还表示:“你的虫草挺好,再有新货,有多少我们要多少。”王怡展人工培育出的蛹虫草,具备类似野生冬虫夏草的药用和营养价值,售价却不及其1/5,因此很受市场欢迎。

  王怡晨还不满足现状。她想,有虫有草连在一起的,才能称得上真正的虫草。她决心率领技术团队进行活体栽培,产出更值钱的产品。

  2010年初,王怡晨终于成功掌握了活体蚕蛹草的培育方法。她把种注入到活着的蚕蛹体内,经过精心照料,让它长出虫草来。王怡晨把活体虫草卖到了国内外的医药和保健品公司,售价为8000元/公斤。这让她迅速积累了大笔财富,并于去年夏天扩大了工厂的培育规模。

  如今,王忆晨的工厂每年生产4批虫草,无论是大米虫草还是活体蚕蛹草,成活率都能达到95%以上。在她自建的培育车间里全是一瓶瓶闪烁着财富光芒的“软黄金”。

  2011年11月,王怡展开始走人工冬虫夏草培育与深加工相结合的发展路线。下一步,她要让她和团队研发出的虫草食品、保健品、饮料和胶囊等健康产品,走进千千万万寻常百姓家。

  编辑/吴彦群

  手机上看财富故事(扫一下吧)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