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富人物

乔琬珊:第一个牦牛绒产品加工的百万富妞

  一位来自台湾的哈佛女孩,大学毕业后没有去华尔街和联合国工作,而是来到青海省北部的贫困地区,与当地牧民一起凭借牦牛致富。这位兼具社会责任的“时尚织娘”,不仅让无数藏民家庭摆脱贫困,她本人也在一个新鲜的创业领域获得了别人的尊重和惊人的财富。

  前无古人,敢为市场先

  28岁的乔琬珊是一位台湾女孩,2005年,在哈佛大学就读国际发展和社会管理的她,带着“用更好的方式解决贫困”的课题,第一次来到中国西北地区,希望能用社会企业的模式为中国西部贫困地区的发展出力。在青海,乔琬珊第一次看到牦牛。“世界上有1.4亿头牦牛,大部分在中国。”随后,她看到了联合国出版的一本书中有这样一句话:“牦牛身上的毛很软,可以与羊毛媲美。”

  如果是这样,为什么市场上看不到牦牛毛的纺织品呢?经过市场调查,乔琬珊发现:国内纺织厂家还未开拓牦牛绒市场,而国外的设计师压根不知道中国有牦牛绒这种材料。乔琬珊想,如果可以把牦牛绒做成一个和羊绒一样的产业,那将是一个巨大宝藏。回到学校,乔琬珊很快写了一份关于牦牛的创业计划书,并凭此赢得2006年哈佛大学的商业计划奖金1.5万美元。

  2006年9月乔琬珊从哈佛毕业后,创办了取藏语“牦牛绒”发音的Shokay公司,用计划书的奖学金作为资金专门做的牦牛绒制品开始创业。可是上哪儿去买牦牛绒呢?——这是乔琬珊碰到的第一个问题。

  先交朋友,再建原材料渠道

  在当地扶贫组织的帮助下,乔琬珊找到共和县黑马河乡作为试点。当地90%都是藏民,牦牛养殖数量惊人。乔琬珊租下一块空地,开出高价收购牦牛绒,可是憨厚朴实的藏民对这个不会说藏语的陌生年轻人毫不信任,担心被骗。乔琬珊无计可施,请来藏语翻译。几天之后,才终于有一个人试探性地拿来一袋牛绒卖。验货后,乔琬珊说:“这些毛太粗糙了,请分梳好了再拿来吧。”之后,这位藏民又拿着从长毛中分拣梳理好的细牛绒过来,双方当即成交!这个过程中,很多藏民始终在看着,信任一点点累积,观望的状态渐渐也转化成了行动。

  乔琬珊赢得了牧民们的信任,与当地人成了好朋友。她经常介绍些新鲜好玩的东西给牧民们使用,比如护肤品和面膜。女人天性爱美,贴上面膜的藏族女性立刻跑去照镜子。门外瞧着的其他妇女更是跃跃欲试,忍不住要走进去瞧瞧。用这种方法,乔琬珊和当地的牧民打成了一片。

  到2011年时,随着产品销量的剧增,与乔琬珊合作的青海牧民从最初的2600户,增加到11000多户,形成了稳定的原料供应渠道,藏民们卖牦牛绒的价格比以前提高了几倍。此外,Shokay每收一公斤牦牛绒,就拿出5元拨入牧民的社区发展基金,用来改善牧民的生活水平。还推行了向贫困户借贷牦牛的政策,协助暂时没有牦牛的底层牧民一同致富。

  完成设计、制作和营销

  解决了原材料问题,设计和开发适用产品摆上了正题。由于请不起大牌设计师,乔琬珊为了节省设计费用,请来一位艺术系毕业的美国同学,两个女孩经常翻阅时尚杂志,从中挑选出款式再加以改进。

  2007年4月,在设计出一些时尚别致的衣服、鞋帽、披肩、配饰后,乔琬珊先后到石家庄找专门梳洗毛绒的厂商,又跑去苏州、内蒙古的纺织厂想尽办法(www.yingxiacaifu.com),才将洗净的绒纺织成布……她用“工程艰巨”来形容其间的过程,厂家不是嫌她年轻、瞎折腾,就是嫌牦牛绒量小加工成本高,“费尽口舌换来别人点点头,就让我兴奋好几天!”乔琬珊说。

  第一批牦牛绒产品加工出来后,乔琬珊开始频频拿着样品参展。别的厂家到国外参展,都是派多少多少人的团队,而她为了省钱,往往是一个人扛着纸箱去。以展会为突破口,乔琬珊拿到了越来越多的订单。通过一年多的打拼,2008年底,乔琬珊已经赚到了50万元。

  2009年5月,乔琬珊在上海找到了50多名处于低收入状态的妇女,建立了一个编织合作社,将牦牛绒毛线制成各种手工编织品,成为Shokay的另一大特色。

  凭着乔琬珊执著的努力,这家堪称“世界上第一个打造牦牛生活创意品”的公司,渐渐步入正轨。到2012年11月,Shokay已经在全球拥有120家直营和代销店铺,以及5名海内外的专业产品设计师,成立了一家小有名气的时尚公司。随着市场销量的加大,Shokay不仅让多个国家的人都能买到来自青藏高原的牦牛绒制品,也让越来越多的藏区群众得到了切切实实的实惠。

  手机上看财富故事(扫一下吧):